北京雷雨冲走高温:打雷1万多次 1人被雷击身亡

发布时间:2019-07-23 19:22 来源:互联网 作者:侠客 浏览次数:加载中

昨日15时40分许,一位买菜回家的女士走在大雨中,天色漆黑。新京报记者摄

昨天下午,海淀区四季青镇常青路,被大风“刮跑”的板房砸中20米外的四五家商铺。新京报记者摄

昨天下午,海淀区四季青镇常青路一工地的板房被大风“刮跑”,砸中两辆汽车。新京报记者摄

急救人员来到停机坪。昨日,首都机场公务机坪内,一保洁人员遭雷击身亡。网友供图

新京报讯 电闪雷鸣、雨水瓢泼,南方地区仍在忍受高温煎熬的同时,一场大规模雷雨洗刷京城,让市民直呼“解渴”。

15时40分,北京市防汛办发布今年第二个防汛黄色预警。15时57分,今年北京首个暴雨橙色预警现身海淀区气象局。市气象台台长乔林昨天表示,北京各区县气象局可根据情况发布相应的预警信号。

这场雨从昨天凌晨开始蓄力,不少市民昨天的睡梦被炸雷轰醒。早晨,北京的天空阴沉,闷热感十足。

8时许,丰台、海淀等地大雨倾盆,不过降雨并未持续太久。15时许,北京部分地区瞬间昏暗如夜,出现短时大暴雨,同时伴有电闪雷鸣。

昨天14时50分,市预警中心发布暴雨蓝色预警信号。1个小时不到,预警升级为黄色,这是继今年6月7日、7月15日后,北京第三次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。

昨天19时20分,由于北京大部分地区的降水有所减弱,市预警中心降级发布暴雨蓝色预警信号,此前的黄色预警信号解除。

国家电网北京市电力公司表示,从昨天早上到19时,根据雷电定位系统统计,全市共计落雷10093次,主要集中在房山、北京市区,其中房山地区落雷数最多为3438次。

7时至19时,北京有9个站点降水量超过50毫米,最大雨量为海淀青龙桥102.0毫米,达到大暴雨级别。城区较大,平均24.8毫米,全市平均13.6毫米,东北部平均13.0毫米,西南部平均10.8毫米,西北部平均10.6毫米,东南部相对较小,平均5.5毫米。

截至昨天19时,这场雨还比不上7月15日那场降雨,7月14日至15日的降雨中,北部4个区县25个站点降雨量超过了100毫米。

昨天15时57分,海淀区气象局发布暴雨橙色预警信号,这是今年北京首个暴雨橙色预警。截至昨天19时,这场雨中的最大雨量点也出现在海淀区。

该预警信号为何由区县气象局发布,市气象台台长乔林昨天表示,北京气象部门实行这种预警发布机制,即针对影响局地的天气,由具体区县发布预警信号,市气象局提供指导。这些预警往往比市气象台的高一级别。

乔林介绍,影响3个及3个以上区县、影响大部分城区或某区县能达到橙色或红色级别的天气过程,市气象台将发布相应的预警信号,区县气象局可直接转发。

“对一些可能造成人身安全和财产损失的天气过程,区县单独发布预警的针对性更强,区县能利用本区县的发布渠道来提醒职能部门和公众采取措施。

记者发现,顺义、平谷、延庆等区县,均针对本区县的天气过程发布了相应的预警信号。

夏季的降雨往往伴随雷电,最近北京几场降雨中,那些炸雷让大家心惊。但有些人疑惑:为何有的地方雷声大雨点小,或干打雷不下雨?

气象专家表示,“雷声大雨点小”的现象多发生在夏季热雷雨的情况下,是地面在强烈的太阳辐射下,增热不均产生局部对流形成的。

专家介绍,打雷闪电和下雨都发生在雷雨云中,但它的影响范围远近有不同。在雷雨云中心部位经过的地区,雨也大;在雷雨云边缘经过的地区,则出现“雷声大、雨点小”的现象;而没有雷雨云经过但又在闻雷范围内的地方,那就出现只听雷声响,不见雨下来的“干打雷”了。

市气象台首席预报员郭金兰认为,雷电跟降水也是有关系的。“往往气流的对流性越强,相应的降雨也会比较强。”

从去年夏天开始,北京似乎成了多雨的城市。6月1日至8月10日,北京地区的平均降水量为333.5毫米,去年同期为437.2毫米,常年同期为307.7毫米,近10年同期为285.4毫米。

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主任宋连春表示,今年北京等北方地区降水增加的原因有两个,一是大气环流有利于冷空气频繁影响我国北方地区;副热带高压位置较常年同期偏北偏西,有利于我国主雨带位置偏北。另外一个原因是东亚夏季风自5月中旬以来持续偏强,有利于热带水汽向我国北方地区输送。

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段安民表示,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,北京等华北地区降水丰沛。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,降水量发生转折,到1999年达到历史最低,夏季3个月平均每天降水2毫米。此后一直到现在,北京降水量呈现逐步缓慢增加的趋势,2011年、2012年夏季,平均每天降水量达到六七毫米。不过,北京离降水充沛期还差得很远。

新京报讯 昨天上午,首都机场公务机坪626机位附近,一保洁人员在作业时遭遇雷击,抢救无效身亡。同在现场的另一位保洁人员也受到惊吓。首都机场相关部门证实此事。

昨天中午12点,首都机场T3航站楼公务机坪内,地勤、保洁等多部门工作人员往返于停机坪和候机楼间,准备飞机起降工作。

目击者李先生称,上午8点40分左右,他乘坐的摆渡车行驶到626机位附近时,一声闷雷响起,露天的停机坪上,一身着橘色马甲的工作人员倒地。李先生说,除倒地工作人员外,停机坪上工作人员并不多。

“被雷击中的人倒在地上,身边有一部手机,他身上的工作服已经破了,还有一个年轻一些的,也一起送到医院去了。”事发时正准备进入停机坪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,他看到这两名保洁员被抬上救护车,但由于他和他们不是一个公司,对他们的身份并不清楚。

昨天下午1点,首都国际机场急救中心内,工作人员表示,伤情较重者已死亡,被送至太平间,其同事因受到惊吓,医护人员为其输液后,已离开医院。

太平间值班人员称,遭雷击身亡者被送至太平间后不久,由警方带走尸检。值班人员表示,死者的家属、所属单位工作人员暂未到达医院,对其身份及职业信息并不清楚。

首都机场新闻中心介绍,昨日上午8时40分,雷雨开始之前,在首都机场公务机坪626机位,一名保洁人员在作业时遭遇雷击,抢救无效死亡。事件详细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昨天下午5时许,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外下起暴雨,不时伴有雷电。透过4楼的落地窗,停机坪内仍有身穿墨绿色雨衣的工作人员及行李车在室外工作。

一地勤人员表示,为保证飞行安全,如遇雷雨天气,航班多会延误或取消。但公司内部并没有明确的纪律,要求工作人员停止工作或禁入停机坪。

新京报讯 昨天下午,海淀区四季青镇常青路一家工地板房被大风“刮跑”,板房推倒工地围墙和墙外电杆后,压在20米外的一排商铺上。事故造成四五间商铺和两辆汽车受损。

昨日下午3时许,常青路附近一位肉铺的老板称,风也很大,她蹲在自己档口柜台后面,忽然听到“哗啦”一声响。雨小后,她才发现旁边的几家店铺被工地“飞来”的彩钢板房压住。板房约有15米长,变形严重。一家被砸店铺的老板介绍,被砸中的几家店铺是卖牛肉、调味品和早点的,还好下午都没有开门。

被刮跑的板房除了砸中商铺外,还推倒了工地围墙和墙外电杆,在墙东侧五六米远处是一条南北走向的铁路,5根没有完全倒地的电线杆将铁路“截断”。铁路两旁的路边停着四五辆小汽车,其中两辆面包车被倒下的电杆和电缆砸中。

在工地南侧的围墙上,可以看见“海淀定向安置房”、“和泓地产”等字样。一名工地工人称,出事的板房是一间空库房,才搭建起来五六天,工地没有人员伤亡。

昨日下午6时许,警方开始封锁现场,工地派人将破损的板房拆除抬走,同时清理倒在铁路上的围墙。

据了解,受损商铺由常青村村委会搭建,该村村委会一黄姓工作人员称,他们会联系相关部门及时清理现场,并和工地方面协商,对受损商铺和汽车等进行赔偿。

新京报讯 昨天下午暴雨袭京,大钟寺西侧的爱家国际收藏品交流市场内6家商铺屋顶塌陷。市场方表示,商家的字画等没有受损,会先将受损门店内的物品转移,再对受损门店进行修复。

昨日18时许,市场北侧的字画油画厅过道上,堆放着从商铺内转移出来的字画卷轴、相框等,店家和市场方近30名工作人员正在将物品向外转移。在52号佑文斋及其左右的6家门店内,可见黑色网状天花板有不同程度的断裂。不过由于天花板的上方还有一层铁皮,商铺内尚无积水。

一名店主说,昨天下午3时许,外面暴雨如注,忽然听到“咔嚓”一声,自家店内屋顶下的天花板断了,20多分钟内,附近几家店铺天花板相继出现塌陷。

多名店主表示,这不是第一次屋顶塌陷。本报曾报道,同样位置的10多家商铺受到雨水侵袭,有商家店内几乎所有字画被淋湿。

该市场一位负责人表示,屋顶塌陷是因为楼顶排水管道堵塞,楼顶积水压迫所致。这次没有造成商户的物品损失,市场将把物品转移,并修复受损的店铺。

新京报讯 昨日,在昌平北京北小区附近修理摩托车的梁师傅拾到3个车牌。他贴出寻物启事,希望丢失牌照的车主能早些取回。

昨日下午4时许,一场倾盆大雨让昌平区东小口镇、天通苑南街等地的多条道路出现积水。“当时积水都到膝盖了,但一些车辆还是闯了过去。”梁师傅指着清秀青溪小区北侧的铁路桥洞说,水坑里留下了3个车牌。

“补一副车牌花不了多少钱,但是很麻烦。”梁师傅猜测,丢车牌的人应该都是附近居民,“我在铁路桥下贴个告示,他们就能联系上我了。”梁师傅说,他经营的店名叫“梁子摩配”,寻车牌的车主可以与他联系。

昨晚,已有一位车主找梁师傅取回了车牌,目前还有津MY9899、京NB5A09两副车牌等待认领。

新京报讯 昨天下午6时,暴雨中的圆明园西路辅路十分拥堵,积水已没过出租车的大半个轮胎。公交站牌附近,一年轻男子弓腰站在积水中,双手伸入深约40厘米的雨箅子里,用力掏着。半分钟后,将手中的树枝、塑料袋等杂物放到地势较高处,重复刚才的动作。

吕女士经过此地,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幕。吕女士介绍,昨晚她回家时,看到一年轻男子蹲在路边,双手在积水中掏着什么。“我走近一看,他正在掏雨箅子里的树杈。”吕女士介绍,男子约三四十岁,身穿灰色上衣和灰色短裤,衣服已被雨水和车辆经过溅出的水打湿,但他依然没有停止。

“有一位女士为他撑着伞,可能是家人吧。”吕女士说,女士还提醒着男子打开雨箅子时要小心一点。

吕女士说,男子将杂物掏出后,将雨箅子搬到马路牙子上,又在排水口处插了根树枝,提醒行人小心。“我往家走,路上看到了同样打开的雨箅子和插着的树杈,我猜一定是他弄的。”

昨晚7点半,圆明园西路辅路上,积水已全部排出,雨箅子也回归原处。附近商户介绍,男子和同伴将排水口逐一清理后,便悄然离开。

据平安北京官方微博介绍,雷雨天气尽量不要在空旷的野外停留,遇到雷电如果无处躲避,应该尽量寻找土坑等低凹地藏身,或者立即下蹲、双臂抱膝、头部下俯,尽量降低身体的高度。

此外,如果手中有其他导电的物体,千万不能拿着它们在旷野中奔跑,否则会很容易成为雷击的目标。如果有手机,则最好关机。

截至昨天18时,公交集团受此次降雨影响线路共计27条,其中12条公交线路采取绕行措施。10条公交线路因上清桥积水严重停驶;394路因北京地震局积水停驶,328路因百望山积水停驶。

受雷雨天气影响,全国多个机场出现大面积延误。据飞常准消息,首都机场有428个航班受影响,取消220个航班。此外,成都、上海虹桥机场等,受影响航班也都超过100架次。

受上清桥桥下积水影响,北京北部重要交通通道-京藏高速辅路四环到五环外南向北严重拥堵,车流近一小时几乎不动,直到17时50分,交通仍未缓解,多辆公交车在路上放人下车。

昨日16时许,海淀区上地南桥桥下积水,积水最深时约1.5米,一辆轿车车顶被泡,交通一度中断。昨晚6时许,桥下积水已被抽完,道路封锁解除。

昨天下午北京突降暴雨,白昼如夜。15时30分起,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相继开启海淀、东城路灯,16时10分关闭路灯。昨晚7时,全市24万盏路灯开启,比原定开灯时间提前36分钟。

昨日受雷雨影响,首都机场大量航班延误,为方便机场旅客出行,北京地铁公司采取应对措施,将地铁机场线昨日运营时间延长一小时,其他线路运营时间不变。

推荐:

(0)

不推荐:0

友情链接:

版权:

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Power by 安博电竞ios,安博电竞app安卓,安博电竞手机版